出来混迹已有一年之久,一直在亲戚公司里锻炼学习,虽然还是小公司还是制造业的,可想而知,在这样的环境下度过一年需要经历多少无奈、需要多少跌浮

先不说这些,今天是爷爷的生日,去年好像是在疫情期间过的。之前也写了一篇文字,情况也是一致相同!

太困了,我还是睡觉吧,明天还要上班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